水浒传》柴家几代都无事为何到了柴进这一辈就出事了呢?

发布时间:2018-06-15 12:59:41

水浒传》柴家几代都无事为何到了柴进这一辈就出事了呢?

  按理说呢,这样的家族是不会遭到奸臣的迫害的,奸臣虽然不可一世,但也怕像柴家这种世族大家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从哪不能捞点钱啊,没必要惹祸上身。

  事实也是如此,自打太祖皇帝御赐丹书铁券开始,柴家子孙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虽不出仕,但比官员更有权势。哪怕遇到昏君,柴家也都没有出过任何事情。

  原著道:“柴进道:我有个叔叔柴皇城,见在高唐州居住。今被本州知府高廉的老婆兄弟殷天锡那厮来要占花园,呕了一口气,卧病在床,早晚性命不保。必有遗嘱的言语分付,特来唤我。想叔叔无儿无女,必须亲身去走一遭。”

  原著道:“柴进叫道:庄客李大救主,误打死人,非干我事。放着先朝太祖誓书,如何便下刑法打我?高廉道:誓书有在那里?柴进道:已使人回沧州去取来也。高廉大怒,喝道:这厮正是抗拒官府!左右,腕头加力,好生痛打!”众人下手,把柴进打得皮开肉绽,鲜血迸流,只得招做“使令庄客李大打死殷天锡。取面二十五斤死囚枷钉了,发下牢里监收。”

  高廉其实怕柴进的丹书铁券,但他有办法,打柴进个措手不及,等搞死了柴进,即便见了丹书铁券也没什么了。

  高廉的问题,无需多言了,他倚仗高俅,狗仗人势罢了,问题的关键在于,柴家到了柴进这一辈为何出事了。

  原著道:“宋江便把杀了阎婆惜的事,一一告诉了一遍。柴进笑将起来,说道:兄长放心,便杀了朝廷的命官,劫了府库的财物,柴进也敢藏在庄里。”

  原著道:“皇城对他说道:我家是金枝玉叶,有先朝丹书铁券在门,诸人不许欺侮。你如何敢夺占我的住宅?赶我老小那里去?”

  从柴皇城的话中不难看出,他平日里没少拿丹书铁券说事儿,用丹书铁券欺负人的事估计也做了不少。

  丹书铁券,本是一种恩典,可他们却用皇帝给的恩典藐视皇权,不出事就线、谁才是金枝玉叶?谁才是龙子龙孙?

  原著道:“柴进道:直阁休恁相欺!我家也是龙子龙孙,放着先朝丹书铁券,谁敢不敬?”

  那时已经是大宋朝了,他们叔侄俩一口一个金枝玉叶,一口一个龙子龙孙,不合时宜啊。

  大宋朝只有他赵氏皇族才是龙子龙孙、金枝玉叶,他们也容不下其他的,所谓的龙子龙孙和金枝玉叶。

  假如没有高廉和殷天锡、没有梁山好汉,柴皇城和柴进也会被铲除或者陷害,因为他们得罪的是皇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