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个角度读《红楼梦》这未尝不是贾宝玉的一场度脱之旅

发布时间:2018-06-15 13:01:12

换个角度读《红楼梦》这未尝不是贾宝玉的一场度脱之旅

  度脱剧是元明戏剧中一种重要的类型,即那些仙佛度人或妒妖鬼成仙成佛,以解脱人世间苦痛的杂剧。从被度脱者的角度看,度脱剧可分为四类:前世是仙佛、前世是妖精、前世是阴鬼、前世是凡人。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,这些度脱剧都对《红楼梦》有深刻地影响,其中尤以谪仙投胎模式的度脱剧对《红楼梦》影响最大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有好几处关于度脱剧的描写。第十一回“赞会芳园”的骈文中有诗句“小桥通若耶之溪,曲径接天台之路”,出自《刘晨阮肇误入桃源》,讲的是东汉人刘晨、阮肇因天下大乱,不愿为官,入山采药,遇仙女结为夫妇的传说故事。

  第二十二回贾母为宝钗过生日,她点了一折《西游记》,该戏根据明代杨景贤《唐三藏西天取经》中的《胖姑》一折改编的,该剧宣扬“涅槃者,乃无生无死之地”,引导他人走上度脱之路。

  《红楼梦》第十八回元春探亲,在贾府点的第三出戏是《仙缘》,出自汤显祖的《邯郸记》;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,群芳开夜宴时芳官唱了《赏花时》,也出自该剧;以上都预示封建大家族必将没落之意。第二十九回神前拈戏有《南柯梦》,这是汤显祖的另一部度脱剧,预示贾府的繁华如同南柯一梦。周汝昌甚至认为,曹雪芹创作的“一条思想之源,就是明代大戏曲家汤显祖”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出现了这么多与度脱剧相关的内容,可见其十分重要,并且元明时期的这些度脱剧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曹雪芹的创作。由于度脱剧一般受佛教“转世”和道教“谪世”观念的影响,在结构模式上常常是“仙佛-凡人-仙佛”。我们来看《红楼梦》,其开头和结尾构造的神话故事也恰好是“神界灵石(神瑛侍者)-富贵公子-神界灵石(神瑛侍者)”的圆形结构。

  推动故事发展变化的动因,在度脱剧中是仙佛,在《红楼梦》中则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,他们虽相貌丑陋,却法力强大,数次解救主人公,并最终将他度化出家。这种一僧一道度脱他人的故事,在元明度脱剧中早已出现,《昙花记》中便有宾头卢和山玄卿一佛一道共同点化木清泰的故事。

  这些度脱者在戏剧中的主要作用是联系虚幻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作用,他们为了点醒和接引尘世中人,穿梭于虚幻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,故而人物外形并不重要,就像抽象的符号,但是推动情节或表现主题的功能却很明显。《红楼梦》中一僧一道的作用也是如此,他们解救了被赵姨娘和马道婆谋害的贾宝玉,为患热毒的宝钗送冷香丸,教导欲火焚身的贾瑞反照风月宝鉴,推动着情节的发展。另外,在度脱剧中,这些仙佛往往还会念诵揭示作品主题或带有预言性质的诗偈,这一点在《红楼梦》中也有体现,比如《好了歌》。

  其实整部《红楼梦》的主要框架还是按照度脱剧中的“轮回”“因果报应”的思想来架构。小说中“神界灵石(神瑛侍者)-富贵公子(贾宝玉)-神界灵石(神瑛侍者)”的模式体现了“生死轮回”的佛理,大荒山无稽峰其实可以看做兜率天宫的净土。绛珠草与神瑛侍者的恩怨纠葛是典型的“因果报应”故事:绛珠草为报答神瑛侍者的浇灌之恩,下界化为林黛玉,最后泪尽以偿,重回太虚幻境。这个“因果报应”故事同时,又是另一个“生死轮回”。